割一次腿肉,休息大半年的一朵废花|ω・`)

从不懂机变的光阴,到不敢单纯的年份。
你我曾供奉什么来祭奠天真。
——《刺客列传》孟章

评论
热度(5)

© 画堂拾梨初煎雪 | Powered by LOFTER